阅读推荐
行业资讯
赵东亮:集团化的融合出版发展

2018-11-12

日前,由中国出版协会、中国音像与数字出版协会等单位联合主办的2018中国数字出版创新论坛在北京举行,新闻出版业管理部门、数字出版产业的政、产、学、研、用的各领域高管与专家共襄盛举。集团公司党委书记、董事长赵东亮受邀担任主讲嘉宾出席决策者论坛板块,并做主题发言。(附:赵东亮同志发言)

 集团化的融合出版发展 

赵东亮

(根据录音整理)


  当今出版,出版业态越来越精彩,而传统出版企业越来越无奈。所谓出版业态越来越精彩,是大家都非常欣喜的在拥抱互联网时代,一千多年的印刷出版,继后的电子出版,近几年来的数字化出版、智能化出版、互联网出版、大数据出版,各种业态层出不穷,应接不暇,给传统出版带来了挑战,也使出版的前景越来越精彩。


  但是,面对这个挑战,我们传统的出版企业准备好了没有?传统出版的决策者、管理者具备的条件达到了没有?实际上当我们在论坛上不断听到各位专家、学者讲如何搞数字出版,如何通过数字出版引申到AR、VR,乃至下一步MR技术的应用,我们感到颠覆的时代来到了,传统的出版、固化的传统阅读模式,通过这些技术真正实现了跨越,跨时间、跨空间、跨所有传统的思维和现代思维方式的时代真正来到了,情景式的阅读、体验式的阅读,这些都给我们传统的出版带来了很多的挑战。


  就传统出版内容生产的价值如何延伸,它在新的业态里面,内容与技术、内容与资本、内容与新的不同方式的消费者的需求如何连接,至今还难得看到理论与实践有效结合的文章。对于传统出版企业来说,除了以上说的这些,要构造新的业态,要利用人才与技术来支撑,还有一个非常重要的就是战略的定位,一个企业战略的方向、战略的路径,与此相匹配的体制机制,包括管理的理念、方式、举措,这些都是颠覆性的。当这些没有弄明白之前,我会说,传统出版企业感到很无奈。无奈归无奈,还要与时俱进,要生存、要发展,唯一的发展路径我觉得党中央、中宣部早就给我们明确了,走融合发展之路。因此创新引领,融合发展是我们传统的出版企业转型升级、提升竞争力、拥抱出版新时代的唯一的路径。


  为什么要融合,如何去融合?为什么要融合可以不需要讨论,关键是怎么融合?这项技术如何应用,那个出版的内容如何推广,情景式、体验式的阅读方式怎么好,对企业的管理者决策者来说就要考虑如何实现它。怎么融合?我们的实践体会是要从三个方面有效的融合,实现出版与科技的融合,出版与资本的融合,出版与市场的融合,或者说与社会消费者的融合。这三大融合是传统的出版企业转型升级的必然要求。


  出版与科技的融合。当今的出版业以电子出版为转折点,以数字出版兴起为主要标志,这一个方面已经有很多融合发展的好的典型、做法,而且逐渐由这些典型做法在实践当中不断成功地运用,很多已经上升到理论,上升到产业经济层面的理论。出版产业应有的特征、特色的理论,尽管在经济学理论里面,文化产业经济以及其中出版产业经济的发展规律、发展特征以及内容与市场、内容与技术、价值的保护评判利用方面的理论甚少,但是很多实践已经促进了我们的战略思维、辩证思维和理论思维。


  文化与科技的融合,我觉得站在企业的管理者和决策者的角度,首先要努力实现一个转变,这个转变就是要由传统的内容产品生产与经营向内容产品运营与服务转变,也就是要由内容的提供商向内容运营服务商转变。没有这个转变,想利用技术搞数字出版、大数据出版、智能出版、互联网出版等将是一句空话,因为单一的传统内容生产已经不可能适应这些新业态,因此要实现这个转变。


  对企业来说就是要注重打造平台,平台化运营。单一的产品生产是在一个桌子、一个编辑部、一个项目部、一个工作室的层面,或者在出版社经营管理的内容项目管理的某一个层面,但是一个出版集团、上市公司,那就是要聚资源、构要素、建机制,来打造一个平台。这个平台要作为出版与科技的载体,这个载体必须要承载起来,还要穿透下去。什么要承载起来?一定要把技术与内容的有机结合,在这个平台上承载起来,往上托起来。


  在这个方面,江西出版集团也有很多的实践。比如集团近三年来努力打造四个平台,构成一个运营服务商的目标。我们率先打造了国际文化行云平台、出版传媒物联网运用平台、教育应用服务平台,以及目前在推进的版权也是内容价值的交易平台。打造这四个平台虽然还是在实践,但是我们的战略目标定位就是要促进传统出版转型升级,没有平台再搞单一的内容生产,承载不了一个企业整体的品牌竞争力和不断要破浪前进的过程。


  在打造这四个平台的时候,要对外抓并购,对内搞重组,所以传统的出版,原来的报刊、杂志、报纸,现在都在重组,组建了新媒体集团,因为纸质的刊物、纸质的报纸,肯定是不能适应形势的发展。传统的印刷与贸易,我们现在在组建现代的印贸集团,一定要把相应的物联网的技术,以及与发行、与市场直接对接,类似我们现在开发的“新华壹品”等项目的方向来转型。对内不重新实行法人治理机构下的要素重构,适应不了现代的业态转型需要。对外抓并购,有的说不赞成并购,现在的问题不是赞成不赞成,这是形势所需。搞数字出版,让每一个出版社,原来事业单位体制转型下来的市场法人主体,去吸引人才、培养人才、搞研发,然后再去开发技术与产品的结合,这个过程不单是有可能比较长,而且借船出海,草船借箭的一些历史哲理,在我们企业的运用也是值得参考的。


  现成的小团队、小企业,要用人才的机制以及法人治理结构下的股权期权对赌等方式吸引进来。因此,文化与科技的融合要注重平台的打造,要注重外部市场技术要素优势企业和团队的导入,同时更要注重现有传统内部传统的机制下一些法人治理机构资源分散以及难以发挥聚合效应的部分实行重组。因此,文化与科技的融合是一个课题。这个除了技术平台要把它撑起来之外,作为企业管理者还要非常注重体制机制穿透下去。因为,一项技术的运用,一个人才的引进,包括我们单一的内容生产,在这个生产过程当中,要利用技术的手段展示、推广、运营,让消费者最后得到内容的价值或者内容的体验,原有的管理机制包括人才机制,包括很多的薪酬机制、分配机制、用人机制可能就要重塑和重构了。这个机制如果从上至下不能穿透下去,那么体制机制将成为阻碍,我们的战略转型、产业升级、融合发展将会变成一个理想。


  比如说关于技术在内容生产里面,你的内容价值评价体系是什么?你肯定要有机制,内容生产在整个的数字化,一直到消费者的过程当中,你的评价体系都没有,管理机制这个指挥棒就很难发挥效应,就会变成一句口号。还有我们出版企业,一个现代国有文化企业最本质的特征难以保证,什么是最本质的特征?是坚持党的领导,坚持正确的政治方向,社会效益优先和践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都讲数据化,那个点击量有多少,那个搜索引擎里面的数据有多大,AR、VR体验的方式有多美妙。而内容的价值不能自始至终得到保护,如果对内容价值的保护运用体系都没去研究,在这个过程当中,企业要转型,可能就会失去应有的关键保障。因为纸质书内容价值很容易体现,上午建臣司长也说到了,版权按页码算跟称重量是一样的,到互联网一句话一个点子点击量几千万,价值怎么体现?


  技术运用的价值体系,在内容生产里到了技术环节,进入平台进入数字化到了消费者这个环节,内容具有的价值体系在这个环节怎么分配?平台的运营关键是最后运营服务有效机制的构建,如果没有运营服务机制的构建,最后这个企业的品牌影响力、转型升级后的竞争力又难得到保证,所以文化与科技的融合、平台的打造,以及以技术为主的支撑和体制为保障的构建穿透,还有三个体系的构造将是实现传统出版融合发展最基本的一个框架要求。


  本人认为,深入的实践性的研究还有很大的空间,也还有很大的差距,在这个过程当中,科技可以推动转型升级,这个大家都不会含糊。关键是科技与相关的人才,包括研发,包括在整个运用当中钱从哪儿来,没有钱去讲转型升级、搞数字化、搞AR/VR,甚至是智能化出版,肯定是不行的。特别是5G时代的到来,2019年开始5G实行市面上的运用,本人认为2022年肯定会大面积的推广。5G时代的到来把我们现有的传统的出版流程,我们都知道看电视、上网、打固定电话的三网合一,这样的模式全部都颠覆了,都不要了。那个时候数字化的出版以及AR/VR的运用,加上智能出版又是一个新的颠覆,所以应接不暇。因此靠这些管理者有限的知识、有限的精力掌握这些知识是不可能的,肯定要借外力,借外脑,或者强强联合,或者企业在价值体系科学的前提下实行科学的联合,靠什么?靠资本的力量。


  出版企业与资本的融合是一个不能回避的话题,我是搞出版的,也是搞内容的,似乎比搞金融的人更文人,更高大上,这是不能自以为是的。在资本的运用里面,对技术的推动和追逐永远是一个潮流,作为企业的战略决策者、管理者和内部体制机制的构建者,一定要善于把出版与资本的融合摆在同等重要的位置。怎么融合?这里面又是一篇大文章。我们传统的出版纸质书,内容产品的价值评判,很显然现在搞图书版权贸易,搞三十个、五十个,一年几百个,一个版权多少,都很显然,这已经成为惯例,也很成熟了。但是,在数字化出版的情况下,内容价值不断在体验式的延伸过程中,要让资本看到,要用资本的手段,把我们出版的内容价值平台运营以及各种体系的建设,牢牢地贴近或者符合资本运营的规律及方向。


  对内,比如资本市场上的定向增发、非公增发、募集资金、并购发行股份,等等,肯定要非常系统、科学、娴熟的在融合中运用,不运用这个,光靠自己的利润搞投资是不现实的,我们出版企业作为一个实体经济,一个共性就是现金流比较好,很多企业集团多则上百亿的现金存在那里,少者像出版社几千万的现金放在那里,这很正常。当然,家里有粮心中不慌,口袋有钱心中也不慌,这是传统的社会自然人的规律,但是如何把资金的存量在让你心中不慌的前提下变成资本,如何把你有限的,哪怕是办公楼、一个食堂的固定资产变成资本,资产变资本、资金变资本,我们企业空间很大。加上体系之外的金融工具的运用,现在用并购、重组或者解决数字出版现金流的一些问题,肯定是轻资产,必然难以带来高信用、好融资。最近连续这两年资本市场上低迷的前提下,超短融、中期票据,对我们出版企业会起着非常至关重要的有效补充和运用。然后,保证国有市值增加的情况下发行股份加募集资金,这样把国内外的优势企业与我们出版的产业链、价值链、产品链,链接到这些方面,能够有效地用资本的手段推进。


  与此相关的各技术的领先人,各内容产品的最佳创造人,用期权、股份发行、股权激励等方式能够把内容与技术、人才与技术、产品与资本构建一个有机的整体。所以,在这个方面,市场已经给我们比较宽阔的大道,使我们在转型升级,包括推进数字化出版过程当中,出版与资本融合这条路越走越广。


  最后是出版与市场的融合,现在的问题都讲搞精品力作,建党100周年、新中国成立70周年、改革开放40周年,全国500多家出版社,我大致搜索一下,一大批精品出版、重大出版工程在推出,抓精品出版是我们企业品牌和价值双体现的一个非常重要的路径,但是在市场融合过程当中,我觉得光讲精品出版还不够,还需要加上两个“精”。精准出版,我们精准的方向是什么?现在的社会多元化,文化的消费多层次化,整个城市、社会、家庭多元性的构造在不断地实行螺旋式流动性的重构,你的内容产品通过这些技术传输的时候,你的目标市场是什么?要进行分析,要精准,要定位。因此,以后的出版要注重数字出版以及随之而来的智能出版,以及AR/VR技术在数字出版基础上的有效运用。我们又必须在管理者里面树立一个观念,出版内容产品线的打造,讲产品线打造的不多,出版但是我认为是必须的。出版运行服务平台的打造,以及单一内容产品线打造是精准出版最基本的要求,你一定要产品线,单一的纸质内容书的这种价值会断层。最后就是精细出版,在现代转型的业态前提下,精细出版以内容价值为关键,以技术运用推广服务为保障,以消费者的供给侧需求研究为重点,实行精细化的内容生产和传输。


  因此,对传统出版转型升级既使我们感觉前景非常广阔,也使我们感到压力非常大。要重塑业态、重塑管理的机制,同时我们也需要重塑自己,包括管理理念的转变、管理标准的提升、管理手法的科学都给我们管理者的决策者带来重大的课题。中版协适应了这个潮流,也了解到我们传统出版企业的现状,因此在这样的情况下举行这个论坛,使勇者冷静,使智者高明,使忍者智慧,来共同探讨这一个必然的决策性的问题,这对本人来说,非常及时,在此也非常感谢中版协给我们提供了这个机会,谢谢!

 

友情链接: 江西文明网   中国文明网南昌站   南昌文明网   江西出版集团    中文天地出版传媒股份有限公司    人民教育出版社  

江西新华发行集团有限公司
地址:南昌市红谷滩新区红谷南大道2799号 邮编:330038
赣ICP备14000400号-3 © 2003-2018 WWW.JXXHSD.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您是第 位来访者
技术支持:软云科技